喵喵酱

【昊丞】听说炮友可以成正宫

@是丞媽也是賈母 对不起啊啊啊啊!
我终于把手机拿回来了

范丞丞和Justin是床伴,他们之间的关系纯粹的只有欲望。
不管是对于alpha还是omega,只要能解决欲望,总是件好事

Justin照常来到了范丞丞的家,范丞丞早就换上了特别的衣服,等待着他。
范丞丞把Justin摁到床上,红着脸对他说
“今天别跟吃了春药似的,小声点,孩子睡觉呢。”
Justin笑了笑
“是你非要我来的,而且,你说的,小声点,今天别叫太大声。”

第二天早上
“爸爸,他是谁?”
范丞丞刚起床,看到自家宝宝拉着自己的手,指向黄明昊。
“叫他黄明昊哥哥”
Justin今年确实不大,不过24岁。
“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孩子,怎么就是喜欢我这种人呢?被发现了影响多不好。”
范丞丞倒是不解为什么Justin一定要找上自己来。
按理说他身边美人并不少。
“呦,恒恒醒了?”
黄明昊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微笑着摸了摸范思恒的头。
起身穿好了衣服,离开了范丞丞的公寓。
“丞丞,改天换个床。”
黄明昊走之前留给范丞丞这样一句话。
“爸爸,,,”
“好了恒恒,该上学了。”
还没等范思恒发出声音,范丞丞已经离开了房间。
夜晚
“丞丞,,,我在楼下,过来吧。”
范丞丞接到了黄明昊的电话。
把自己给哄睡下之后。
迅速穿好了衣服,跑下楼。
“丞丞,,,你手上的?”
“没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范丞丞看着自己手上的袋子,心想着
“反正买这件衣服就是为了感谢他的。”
“而且,你今天,有点不一样。”
范丞丞看着面前红着脸,揪着衣服的袖子掩盖自己的紧张。
“你是不是,,,”范丞丞缓缓凑到黄明昊耳边,轻声说“打算向我表白呀?”
“我,,,”
看着黄明昊手足无措的样子,范丞丞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我在渴望什么呀?”
范丞丞轻声道。
“快走吧。”
范丞丞坐上了黄明昊的车。
今天会是你做的最开心的一次。
范丞丞悄悄说。

到达

嘘,,,,
“等一下别太坏哦,亲爱的,,,”
黄明昊还没反应过来那句亲爱的,范丞丞已经跑进了卧室。
1分钟后
“进来吧!”
黄明昊跑进了卧室。
范丞丞穿着一身暴露的女仆装,坐在床上。
“范丞丞,,,”
“今天我可是特地为了你穿成这样的,我甚至掐好了自己的发情期”
黄明昊压到范丞丞身上时,范丞丞在他旁边说了一句。
“把我征服,别让我失望。”

———————————————————————
诸位,我想开车。

【毕农】天晴了

@海是倒过的天
小可爱!你点的梗到了!
感觉和abo不怎么沾边啊,,,,
OL学院是集高中,大学于一体的学校。
表面上是所名校,但听说进来的人没一个是直的。

毕雯珺没有看天气预报和出门带伞的习惯。
但是他又非常讨厌被雨淋湿的感觉
毕雯珺认为自己可能是唯一一个这么矫情的alpha
现在他又看着天空,陷入沉思。
“要淋雨回去吗?绝对不可以!可是雨要什么时候停?我今天晚上还能回去吗?”
路过的alpha不解的看着他
“学长。”
“你怎么了?没有带伞吗?”
陈立农就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了他的世界。
“啊,是没带伞。”
“那我们打一把伞回去好了,正好我这把伞比较大。”
“这样不好吧。”
感觉到那人像是一位omega,毕雯珺觉得这种情况如果自己要跟他同伞的话,简直就是禽兽。
“啊,没关系啊,我还没有分化!”
“未成年,,, 更禽兽了。”
“嗯,好,”
虽然心里是那样想嘴上还是答应了。
毕雯珺,这么好的机会你再放过你就不是男人
和陈立农同撑一把伞回到了宿舍。
大兔子笑着对毕雯珺说
“以后的下雨天,请学长都和我撑一把伞。”
“好。”
毕雯珺目送陈立农回去,将手放在心脏的位置上。
“感觉有什么东西溜进去了?”
之后,毕雯珺养成了看天气预报的习惯,每当看到下雨天,就会想起那个人。
“学长,,,”
又是一个下雨天,陈立农像以往一样来到了毕雯珺面前。
“怎么了?”
“我,我分化了,是个omega。”
陈立农支支吾吾的说出这段话
“哦?所以你在担心不能和我撑一把伞了?”
毕雯珺表面上非常淡定,但内心却十分忐忑,他已经习惯每一个有陈立农的下雨天了。
“不是的,就是,学长!我喜欢你!我想追你!可以吗!”
陈立农鼓起勇气向毕雯珺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是吗?可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但是我不喜欢下雨天,如果要表白的话,一定要在我最喜欢的天气,我决定雨停了之后就向他表白。”
“啊,是吗?”刚才的表白已经用尽了陈立农所有的勇气。
“那,学长一定会成功的,那个人一定很优秀,学长,你要好好对他,他如果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帮你,,,,我,,,”
陈立农说着说着就开始落泪。
毕雯珺突然抱住了面前正在落泪的小兔子。
“农农,你看,雨停了,我要向他告白了。”
“那,,,”
毕雯珺突然吻住了陈立农的嘴。
“我可以,追你吗?”
毕雯珺突如其来的告白,让陈立农不知所措。
“学长,,,”
“现在,雨停了,我可以追你吗?不,我开始爱你了,你呢?”
“我,,,也开始爱你了。”

end
雨停了,我可以爱你了吗?
—————————————————————————
为什么钟情于下雨天?
可能也是因为他向我告白的时候也是下雨天吧
虽然最后还是和那个大猪蹄子分开了,不过我已经开始爱上下雨天了。
感觉和abo不怎么沾边,,,,索性来个番外!
————————————————————————
“雯珺,是不是因为那天才得知我是omega才跟我告白的?”
陈立农看着校园论坛上每一个秀自家omega多么优秀漂亮的人,不禁开始怀疑毕雯珺。
“现在和omega在一起是大趋所示,你是不是因为我是omega才跟我告白?如果我不是omega,你是不是就不跟我告白了?”
“吃什么飞醋呢?”
毕雯珺看着自家乱吃飞醋的小兔子,无奈扶额。
“我是真的爱你,不管是什么我都会选择在那一天跟你告白。”
“而且我的媳妇这么优秀,我都不舍得在网上把你晒出来。”
“可是,,,”
陈立农眨着眼睛,委屈的看向毕雯珺。
“要不我们到床上试验一下?看看我到底多爱你?”
说完,毕雯珺抱起陈立农走向卧室。
“毕雯珺!你这个烂人!”

点梗

ok,四舍五入一下,我100粉了(不要脸)
大家想看什么梗呢?
农受!
除了昊丞,仅限农受!
想要的在底下留言告诉我哦!
抽三个写!
(小可爱们点梗的时候记得要写上什么类型的哦,就比如想看abo的话,请在后面加上abo,想看其他类型的话也要记得加上)

善者【all农】6


ooc!
私设如山!
这篇是赶出来的,可能质量不是那么高,非常抱歉
—————————————————————————
有的时候挺可怜你的。
—————————————————————————
陈立农跟着“林超泽”走到了一个房间,“林超泽”转过身对他说
“你回去吧,他已经见过你了”
虽然对“林超泽”的话感到不解,但看着面前的“林超泽”
还是乖乖的走回房间。
陈立农走后。
藏在暗处的林超泽走出来对“林超泽”说
“啧啧啧,林彦俊,我还真没想到过你能沦落到这份上。”
“林超泽”一把扯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用没有任何感情的语气说
“闭嘴,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嘲讽我了。”
转身离开。
林超泽看着林彦俊的背影,大声喊
“你个不要脸的,我现在就去帮尤长靖信不信!”
“切,,,”
陈立农回到了房间,他明白了这个游戏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农农,又死人了!”
Justin突然闯了进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啊,,,又死人了?这次是谁?”
“叫钱正昊”
“什么?不会吧,,,”
Justin看着陈立农紧皱着眉头的样子,开口问道
“怎么了农农?你认识?”
“算是吧,,,,,见过一面。他是和他的哥哥一起来的,好像叫蔡徐坤。”
陈立农用颤抖的声线向Justin解释,
“蔡徐坤,,,真不愧是他”
陈立农的耳朵捕捉到了Justin的声音
“Justin,你说什么?”
“没什么。”
“我们去看一下吧!”
Justin用活泼的声线对陈立农说。
来到了楼下
钱正昊躺在地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已经是个死人了。
蔡徐坤跪在他身边,看着他。
“呕”
陈立农看到钱正昊的尸体,只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农农!没事吧?”
Justin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即将倒下去的陈立农
“农农!”
郑锐彬冲了过来
“这位先生,让我查看一下,,,,”
郑锐彬看到Justin的脸,还未说完的话硬是咽了下去
“Justin,是你呀。没想到你还会来”
“我也没想过你还会来,当务之急是看看农农的情况,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郑锐彬没有再接他的话





我真的陪他淋过雨


两年了
“呼,好冷,早知道就多穿点了。”
陈立农对着手呼出一口热哈气。
“早说让你多穿点了,我给你带了围巾,快围上吧。”
身旁的郑锐彬像往常一样,把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围巾给陈立农围上。
“锐彬总是这么贴心呢。”
陈立农露出他的招牌笑脸。
“因为有一个不省心的小笨蛋。”
“喂,,,”
看着眼前人的不满,郑锐彬宠溺的笑笑,用手揉揉那人的头
“不省心我也宠着,我心甘情愿”
“哼,,,”
陈立农一转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他呀,,,,”
好久不见了,,,

陈立农只是一个分数在x大录取线低空飞过的普通学生。
陈立农没有什么朋友,熟悉的朋友们都去到了其他大学
“他们都好优秀呀,,,,”
陈立农看不起那样的自己
他开始努力,他想要考上研究生,他不想承认自己不优秀。
陈立农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图书馆,坐在熟悉的位置上开始学习
“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
“你好,请问,,,,”
两道不同的声线同时想起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写下去吗?
因为我不知道该写那两个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不要脸的)
大家想看谁和谁的修罗场请留言告诉我xb

起风了


emmm太久没更文,我先给大家跪滑道个歉。
突然的脑洞,凑合看吧,,,,
ooc警告!

—————————————————————————
1996年
我是蔡徐坤,是一个旅行者。我20岁。
我来到了一个古镇,这里没有多么著名的景点,只有一种平平淡淡的感觉。我甚至不知道这个镇子叫什么。
“呆几天就走吧。”
我这么想着。
当初来旅行是出于对世界的好奇,总想着去看自己没看过的,而当真正走遍世界后,又失去了方向。
但我遇到了一个人,他想一个旅行者,无意中走进了我的世界。
对于这个世界永远有着好奇心的我,也体会过美丽的风景,见识过别人的幸福。
我认为幸福与我无关,一个旅行者不适合拥有爱人。
但我遇到了他,一个普通的,爱笑的,阳光的,温柔的。
本不能被情打扰的我第一次放弃了旅行的想法。或许在这里,也不错。
他不介意我的追求,我与他开始了二人生活。
我们不是什么有钱人家,每天做着平凡的工作。
有时间下去与街坊邻居聊聊天。
一起做饭,洗衣服。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我,慢慢为了他而变得更好。
看着他的侧脸,我不禁感叹幸福是这么美好的事。
我们结婚了,这个镇子里的90多个人都来庆祝。
他很开心,因为大家美好的祝愿。
我很开心,因为他终于嫁给了我,我终于娶得了幸福。
2年后,我们有了孩子。
我在尝试做一个好爸爸,和他一起看着小家伙长大,真的很幸福。
小家伙长大了,离开了这个镇子,这个家又只剩下我和他。
我轻轻抱着他,他也依靠在我的怀抱里。
爱一个人,度过一生,就是这么简单。
—————————————————————————
1996
我叫范丞丞,我是一名自由摄影师。我18岁。
不顾家里的反对,我来到了这个镇子。
这里没有什么外人,小镇的居民满打满算就那么90几个。
我去到了唯一的一家客栈,客栈的老板叫陈立农,平时很少有人来到这里,我便成为了客栈唯一的客人。
他是客栈的老板,因为父母去世的早,17岁就接手了这家客栈。
他很会唱歌,平时经常给我唱。
我喜欢拍照,拍的照片从以前的动物风景,变成了他,他任何时候的样子,我都用相机记录下来。
在一年后,我发现我爱上了他,我决定追求他。
我用各种机会,表示我对他的爱。
可是他好像并没有察觉。
六个月后,我终于忍不住,向他表明了我的爱。
我以为他会拒绝。
但他答应了。
那一刻我觉得,我真的太幸运,我爱的人也爱我。
他可以陪我走过以后的几十年的人生。




善者【all农】5


“一个很爱你的人”
————————————————————————
我,,,好像越写越偏了,,,,
人物死亡注意!
非全员好人向!
ooc警告!
这章没有明显的cp向
————————————————————————
“有些人?”
陈立农疑惑的看着林超泽,对方淡然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破绽。
“啊,这个你不用知道,总之,如果你想杀了陆定昊,我有办法。”
“所以,你要杀了他吗?”
话题又落在了杀人上。
“可是,杀人,我,,,做不到,,,,”
陈立农抬起头,眼睛中的泪水,在惨白的灯光下闪耀着。
他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论是这个游戏,还是方才的话语,对于陈立农这个从未接触过死亡的学生,未免太过真实。
“游戏有着它的法则,既然我们无力改变,就去遵循,你已经坚持那么多次了,,,,”
林超泽看出陈立农的纠结,尽量用平淡的语气说着。
“我把陆定昊叫到这里来,之后看你的了,你还是自己做出选择吧。”
没有商量的余地,林超泽走出了房间。
“终于还是要做出选择了吗,,,,”
陈立农也知道逃避也是有期限的,于是他选择相信本能。
“农农,你找我有事吗?”
陆定昊推门而入,像几小时前一样,用上扬的语调,很难听出一丝悲伤。
“定昊,,,,”
陈立农垂下了眼睛
“农农,看到这把匕首了吗?”
陆定昊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匕首,握在手心。
“怎么了?你,,,,”
“拿好他,闭上眼睛,有不该看的东西。”
陆定昊把匕首放在陈立农手中,握起对方的手,将刀尖对着自己。
“嗯,,,”
陈立农察觉到了陆定昊想做的事,乖乖闭上了眼睛。
陈立农感觉到一股力量将他手中的匕首捅向某个地方。
他感到手上有什么液体,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他在震惊之余带着一丝熟悉。
心中并没有传来悲伤的感觉,好像这个事情他已经经历了很多遍。
“定昊!你为什么?”
身体总是比大脑快一步。
“农农,我想让你活下去,,,,,我真的,,,,”
陆定昊微笑着看向陈立农,笑着死去。
“看起来,你成功了,陈立农。”
门外的人笑着看向陈立农,眼中的泪水在刚才被那人隐藏。
“他会恨我吗?”
陈立农看着林超泽,问出口的疑问句像肯定句一样笃定。
“怎么会,怎么可能恨你呢,,,”
“别愧疚了,你让他解脱了,他会感谢你的”
林超泽安慰的话语,让陈立农的心放松了不少。
“陈立农,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善者【all农】4


在有些人面前,有些人就变得不值一提,生命也一样
—————————————————————————
“您叫,陈立农,对吧?”
此时,主人的态度与那时对生命不屑一顾的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但也没能打消陈立农对他的恐惧。
“您好。”
男人散发的强大气场让陈立农几乎说不出话。
“陈先生,您知道我为什么叫您来吗?”
古堡主人似笑非笑的表情以及嘴中说出的诡异的话语,怎么看,都不会让人相信他。
“很抱歉,我似乎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主人认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温和的笑了笑。
“这场游戏,是我邀请您来的。”
“你为什么,,,,”
话还没说完,城堡主人一把捂住陈立农的嘴,另一只手钳制住陈立农的手,把陈立农摁在地上,一改温文尔雅的形象
“我为什么?哈哈,陈立农你还不知道吗?我机关算尽,不就是为了你吗?而现在你不记得我?要不然,我,,,,”
古堡主人没说完的话都被来人的一拳打了回去。
“范丞丞你闹够了没有!”
Justin愤怒的看着嘴角出血的范丞丞。
“Justin,别这样,,,,”
不知什么时候跑到Justin身后的陈立农轻轻拉了啦Justin的袖子,低着头小声说。
“我们的命运还在他手里,我想活。”
Justin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拉着陈立农的手离开了花园。
回到了大厅,Justin甩开了陈立农的手。
“陈立农,怎么?你认为我不能保护好你,在我身边,你怕什么?”
Justin稚嫩的声音带着一股即将爆发的怒火。
“可是,我们也只认识了几天,让我完全相信你,不可能的。”
陈立农用平淡的语气说到。
“只认识了几天,,,,好,,,, 不相信我?陈立农,你好样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话音刚落,Justin压过陈立农,两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地板上。
陈立农刚想大声呼救,传来了林超泽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
“打扰两位先生的好兴致了,我有事情找陈立农先生,Justin先生,您可以起来了吗?”
“好的,林超泽先生,我们走吧。”
趁Justin分神时候,陈立农找到机会,赶紧翻身站了起来。跟着林超泽走到了林超泽的房间。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吧,陈立农先生,您如果要杀陆定昊,现在是个好机会。”
林超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与他说出的话完全不符,很难有人可以面无表情的说出这种话,果然是蔑视生命的人。
“对不起林超泽先生,”陈立农被林超泽的话语吓到不清,打断了林超泽的话“您为什么一定要我杀死陆定昊先生呢?您和他不是同伴吗?”
林超泽冷笑一声
“陈立农先生,您似乎误会了我说的话,
第一,我没有要您一定除掉陆定昊
第二,我和他是同伴没错,但我认为,在别人面前,他的命没那么重要
而且,您不杀他,是打算自己光荣死去?”

善者【all农】3


这个,,,,,这一章只是拿来过渡的而已,没有明显cp向
——————————————————
我为你的善良感到悲哀。
————————————————————
“规则,很简单。”主人笑了笑,温和的笑容之下,是藏不住的嘲讽。
“你们要做的,就是杀人。最后活下来的人,就赢了。”

大家脸上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有些人似乎认定活下来的一定是自己,而有些人则是担心自己的命运。
“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要击杀的对象,如果超过一天没有击杀任务,对象的话,会死的。”
游戏的主人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如同一只无害的小动物。
哦,也可能是一条可爱的蛇。

“今晚8:30,去后花园。”
主人走到陈立农身旁,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告诉他。
领到能力后的众人,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参与者们各怀心事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陈立农表情复杂的看着那张白纸
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

击杀目标:陆定昊
陆定昊,,,我要不要杀他,,
陈立农犹豫着,这是他第一个反应,对于生死的认知,他从来不是那么清晰。
“我想活下去。”
陈立农对自己这样说。
“那就去杀了那个人,活下去。”
一个的声音对陈立农说。
他看向声音的来源,发现林超泽正靠着墙,对他说。
“林超泽先生?您为什么?”
对于突然出现的林超泽,陈立农并没有多大疑惑,他疑惑的是林超泽口中的话。
“林先生,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因为林超泽与陆定昊是同伴,陈立农认为不能让林超泽知晓他的目标。
“呵,陈先生,谎言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您的目标是陆定昊,没错吧?”疑问句被说成肯定句,林超泽的语气带着一股轻蔑,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哀。
“我,,嗯,是的。”
感觉瞒不下去了,陈立农索性说了出来。
“但我,,,”话还没说完
“我问你,你打算怎么办?是杀了陆定昊,还是自己去死?”
林超泽的问题很直接。
“我不知道,我不想杀人,林先生,请问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陈立农默默低下了头。
“呵,是吗?陈立农,你,,,, 唉,算了,你不会懂的。总之,我为你的善良,感到悲哀。”
还没等陈立农仔细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林超泽已经走了。
但留给了陈立农一句话
“去杀了陆定昊,活下去,就当是为了爱你的人。”
“爱我的人?”
陈立农的双手垂了下去。
“爱我的人,是谁?”

走出陈立农房间的林超泽,正面撞上了前去寻找陈立农的陆定昊。
“嘿,小超人!你知道农农的房间在哪里嘛?我给他送一些芝麻糊。”
看着陆定昊的笑脸,林超泽的内心多了一分愧疚,都是善良的人呐,,,,
“哦,在哪里。”
指了指陈立农房间的方向,林超泽迅速地跑开了。
“嗯,谢谢小超人!”
陆定昊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
“农农,是我!陆定昊!”
开心的敲响了那扇木门。
“啊,小芙?进来吧。”
用正常的语气回应着,内心却陷入纠结。
“给,这是我的宝贝芝麻糊!很好喝的!”
看着对方开心的笑脸,陈立农认为自己如果真的杀了陆定昊,自己都会被内心的愧疚折磨死。
送走了陆定昊,陈立农又开始为自己的性命担忧。
没有人大度到愿意把生命让给一个刚认识几小时的人。
“8:30了,该去后花园了”
陈立农无意间瞟到了墙上的时钟,发现已经到了与主人约好在后花园见面的时间了,拿了件外套就跑了出去。
后面有一个身影默默跟了上去


善者【all农】2

疯子,他是疯子,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
“啊,你好,我叫陈立农,你可以叫我农农 我是一名a大学生。”
意识到了刚才自己的冒失,良好的教养让陈立农迅速做出了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自我介绍。

“噗,农农你好。刚才站在你身边的那位,是你的朋友?”
郑锐彬被陈立农可爱的小动作逗笑,紧接着,问出了一个看似正常的问题。
陈立农似没有觉得一个刚认识10分钟的人问自己身边的人有什么奇怪。
虽然严格来说Justin并不算身边人,毕竟也只认识了2天。
“哦,他叫黄明昊,你可以叫他Justin,他看上去有点凶,不过人还是很好的,当时是他带我来的。”
“带你来?”郑锐彬抓住了重点“你没有收到邀请函吗?而是他带你来的?”

“啊,不,不是的,我收到了邀请函,不过当时没在意,后来被带过来了,才知道这场游戏的。”
陈立农迅速解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显然,并没有打消郑锐彬的疑虑。
“那你没有什么目的吗?按理说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收到邀请函的吧,,, ”
“啊,这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收到邀请函的啦。”
陈立农虽然对郑锐彬提出的问题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耐心的回答了。

突然,郑锐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
“对不起,我为我刚才的行为道歉,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失陪了。”
说完,满脸歉意的走开了。

陈立农默默打量了一下这个花园,如果把杂草和枯萎的花换成正常的花,这个花园可能和其它古堡的花园没什么两样。

“没什么好看的,走吧。”
陈立农走出了花园。
“嘿,农农!”
陈立农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是尤长靖再叫他,身边还站了3个人,看起来应该是尤长靖的同伴。
“嘿,长靖,请问他们是,,,”
陈立农的话还没说完,一个个子矮矮的男生站了出来。
“你好,我叫林超泽,今年22岁,是一名舞蹈演员,现在是香蕉歌剧院的一名舞者,我旁边的几位都是我的队友,如你所见,我们都是游戏的参与者。”
叫林超泽的男生说话带着一种播音腔,还是很好听的。
“你好,我叫陆定昊,你可以叫我小芙。”
站在林超泽身后的男生脸上充满了与古堡压抑气息不符的笑容,看起来这个游戏与他没什么关系。
“林彦俊,你好。”
“额,你好,,,,”
气氛一时变得尴尬。
“啊,那个,我们打算再逛逛,农农一起吗”
林超泽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啊?那个,不了,我还有事。”
陈立农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叫林彦俊的人给他的感觉很不好,所以拒绝了林超泽的邀请。
“那好吧,我们走了,哦,对了。七点的时候要公布游戏规则哦,农农记得准时到大厅集合。”
“嗯,会的。”

告别了尤长靖一行人,陈立农兜兜转转,走到了厨房。

厨房里传出了香味。
陈立农朝里面一看,正在做饭的是一个金发的男孩,看起来和陈立农年纪相仿。

“啊?不好意思,刚才没有注意到您,我叫钱正昊,是欧利蒂斯音乐学院的的一名学生。”
金发男生发现了陈立农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神,露出了标准的微笑。

“哦,您好,我叫陈立农,你可以叫我农农。请问您在?”
“哦,我是和我的哥哥一起来参加游戏的,他只饿了,我来给他做一点吃的,而已。”
男孩子回答虽然有些奇怪,但也算是勉强解答了陈立农的疑问。

“哦,看起来做好了,你要和我一起去见一下我的哥哥吗?反正早晚都要认识的。”
钱正昊邀请陈立农去到他的房间。
也许是因为年龄相仿的原因,陈立农对钱正昊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便答应了钱正昊的邀请。

“坤哥,牛排做好了,我带回来了,一个新朋友”
钱正昊轻轻推开了门。
“嗯,谢谢昊昊了。”在床上坐着的男人轻轻向钱正昊道了谢。“这位是?”
他深邃的黑色眸子看着陈立农。
“啊,您好,我是陈立农,您可以叫我农农。是一名学生。”
做着重复无数遍的自我介绍,陈立农似乎从心底厌烦这个男人。
“您好,陈立农先生,我叫蔡徐坤,是一名心理医师。”
气氛一时尴尬了起来。
两人都低头沉默不语。
“那个,快要七点了,该去餐厅了,陈立农先生,坤坤哥,我们下去吧。”
钱正昊看不下去这个尴尬的场面,找了个借口将两人分开。
“嗯。”

三人一同走下楼梯,来到了大厅,大家已经坐到了自己的位置。
“农农,快来,快来!”
Justin在向陈立农招手,他的旁边刚好有一个空位,可能是正好没人。
“蔡徐坤先生,钱正昊先生,不好意思,我朋友在哪里,失陪了,”
蔡徐坤轻轻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陈立农飞快跑向Justin旁边的位置。
大家刚刚坐好,一阵声音传了过来。
“大家好,”陈立农轻轻颤抖了一下,这个声音有一点耳熟“我是这场游戏的发起者,,,”
是他!那个疯子!他是疯子!这在熟悉不过的声音,让陈立农的脑中炸开了锅,他不想去接受这个事实,可跳动的心脏,布满大脑的神经,甚至是全身的血液都无时无刻在提醒着他。
这场游戏的主宰,是疯子。
“接下来,我为大家公布游戏规则,,,,”